撞擊測試祕聞錄 ─ 不道德的交易

 3791
 9

醫學界及科普人員往往會以「為人類尋求福祉」為由,而忽略了倫理道德與恰當的價值取向。

前文提及,在Mary Roach的調查中,過去60年美國有數以百計的屍體用於一連串「有預謀的車禍」中,幫助研究人員瞭解人類的肩膀與胸骨能夠承受多大的撞擊壓力,大大促進擋風玻璃、安全氣袋及安全帶的發展。不過以社會學的觀點出發,人與人之間的交易首要條件是「提出」及「應允」,只要缺少其一,就談不上是合法合理的交易。只有死物或人類以外的生命,基於屬人類的交易項目,才不受這種交易條件的約束。

有了這個基礎概念,我們就可以分析「屍體實驗」是否合理。還有生命氣息的人如在死前同意死後把自身屍首捐作研究用途,就達成了交易的「提出」及「應允」基本條件,但交易的內容也應該讓捐驅者知道,尤其對於一類有機會嚴重毀壞屍體的實驗。

至於一類由家屬同意捐出的屍體,合理與否則較難鑑定,因為我們總不能把親友的屍體當作是一件「貨物」,隨著自己的心意處理;個人認為應該要看死者生前的為人及意向才作出決定,絕不能純以「造福社群」作出發點,因為這是對死者一份最基本的尊重。

對於一類無人認領的屍體,除非死者在臨死前同意捐驅作研究用途,否則如果又純以「無人認領」的理由來把屍體捐獻到各種研究工作,就等同把屍體視為一般死物無異,就算能救千萬人出火海亦屬於一種不合理及不道德的交易。

如果無人認領的屍體就可以把「它」視為研究的資源,那麼從改善資源配置的角度來看,將屍體用於實驗絕對是一舉數得;但問題是,人類屍體能否簡單地視作為一種「資源」呢?對人的尊重是否隨著生命結束而消失呢?一具遺體是否因著「無人認領」就喪失了所有尊嚴與權利呢?這些問題是沒有可能純以科學或經濟學角度出發的,因為這完全是取決於一個社會對所謂「人」的定義、價值取向及尊嚴的重視程度。

當然,無人認領的屍體用於教學或各種研究工作,除了可以讓更多學生得到實踐的機會之外,亦可以挽救不少保貴生命,但要知道任何一種從客觀上造福人群的舉動,都不應違背對人類最基本的尊重,否則就是對人作了「選擇性的尊重」;說到底,人非石油、煤炭、動物或棄置廢料。

撞擊測試祕聞錄 ─ 不道德的交易

縱然,Mary Roach在其著作中用了調侃的筆觸來引導屍體們應當走的路向,更表示如果自己如死後能夠成為費城Mutter Museum或醫學院教室內一具供展示的人體骨架是多麼的榮幸,但這種「榮耀」只是純粹個人觀點而已,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會以「展示自己的屍體」而感到榮幸,況且這只是極端理想化的漂亮謊言,因為絕大部分的屍體在參與實驗後都不得「完整」,而且亦沒有人會為「它們」樹立一個「英雄紀念碑」。(待續)

撞擊測試祕聞錄 ─ 有預謀的車禍

 上一篇

撞擊測試祕聞錄 ─ 以身試撞

下一篇